>" />
您當前的位置:三亞旅游服務網 - 三亞旅游攻略 - 三亞游記 - 三亞是我真正可以完全釋放心情的地方

三亞是我真正可以完全釋放心情的地方

作者:九尾狐貍 | 發表時間:2013-6-7 18:01:35
比起那些“大驢子”來說,我只算得上“小驢”而已,但我還是想把我的旅行與大家分享,既是分享快樂,也算是為“后人”提供參考。哈哈。機票、住宿是半個月前訂好的,4月8日下午的飛機,房東在我們還在昆明機場時就打電話來催問為什么還沒到,我想的是許是我們不去住吧?他們少一單生意,結果是如果我們不去的化,他們要把房間送別人了,生意之好的了!哎,見識少了。到三亞已是燈火闌珊,下飛機熱浪撲面而來,從昆明飛穿的褲子那種濕熱的感覺可想而知。坐公交車去的住地,一路上念得最多的就是熱、熱、熱。毫不懸念,三亞估計有一半是東北人,房東就是東北兩口子,但給我感覺兩個人都沒有東北人的那種豪爽,反而有點磨磨唧唧,許是太世故。房間是一套房中的一間(不帶衛生間),衛生間在住房外,先前跟老板娘說的是衛生間我們自己單獨用,她承諾好,但據我后來觀察其余三間住戶至少有兩間住戶沒有衛生間,好像也沒有跟我們沖突,出門在外,忍了吧,過得去就行了。LG(大羅)要的傳說中的海景房,可以看到海景,沒有傳說中的理想,也不算太壞,小朋友(小羅)進屋內東竄竄、西逛逛,新鮮得不行,我們安頓好,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海邊玩去了,更迫不及待的是兩羅三下五除二脫掉衣服就下海去了,我滴神仙!任我如何惱怒,二羅全然不顧我的存在,只得作罷,自己在海邊遛達,海風撲面而來,腥腥的味道,涼涼的,美啊。初次見面,感覺還不錯!游了一會,不待我催促,二羅就上岸。我直接拽過濕濕的小羅,裹上一條毛巾,光腳丫,就拎回房間去。那個恨啊,也沒轍。二羅見到海,那可是娘都不認了,可能在海里有種自由自在的感覺,有種不被束縛的輕松吧。到洗漱完畢小羅一直在床上跳,催他睡覺,第二天還要出門玩,他邊跳邊說,“我睡不著,睡不著,睡呀睡不著”。鬧到快11點才睡著。小羅第一次坐飛機,第一次遠行,需要一個適應過程滴-------

第一次出遠門,什么都新鮮,正好坐在機翅膀上,高興得很,跳來跳去,全然不管空乘說什么,空乘來了,就坐下來,走了,就跳起來。



夕陽下的三亞灣很美麗,除了水不清而外。二羅在海里暢游,我在沙灘邊侍候著,主要是我自己欣賞海景,小女人的極致可能也不過如此吧!哈 



其實動身之初,見大羅沒動靜,我就擅自作主初步計劃第一天9號想去一睹南海觀音的芳容、和氣場。結果人家說去大東海,那就去吧!和諧!和諧!倡導和諧!咬咬牙咱吞了!一大早,收拾完畢,就在小區外吃早餐,三個人花了二十四大洋,我開始有點想念昆明的低物價消費水平了,屈指可數的一小盤大頭菜咸菜要兩個大洋,我終于知道什么是銀子!原來是硬貨!那個恨哪,只差沒動口咬那主----------吃完就坐公交車直奔大東海去了。

三亞是發展較為成熟的旅游城市,公交隨處可見,招手也停,很方便。由于大部分人是觀光旅游,或者像東北那種候鳥一類的人,所以轎車偏少,見不到工業,更見不到橫沖直闖的大貨車,不像昆明這樣密密麻麻的車,出門就頭大,過個紅燈要等半個小時還不止,三亞也等紅燈,基本上一個紅燈就過,這點倒比較喜歡三亞!坐了四、五十分鐘,到大東海,為時尚早,二羅不加思索地溜下海去了,大東海的水比三亞灣清,真的,我證實。小羅的游泳圈還是從昆明備過去的,二人在海里隨波蕩,很是無勁。不知何時,我旁邊多了一對母女,小女孩身著泳裝眼巴巴地望著海里的兩“白條”,大羅看出小女孩的心思想游泳,但媽媽沒想下海,許是看著小女孩的清新可人樣,趁機美一下,表現一下大愛, 大羅遂相邀女孩下海,女孩媽媽看到大羅的盛情,也極力鼓勵女兒下海游,還轉身為女兒租了一個游泳圈。女孩下水了,三分鐘即和二羅混熟,她套著游泳圈,膽子還是有點小,死命的拉著小羅的泳圈,二人的歡樂樣全然看不出他們只是相識一杯茶的功夫而已。

在大東海泡了一上午的日光浴,快到中午時分,幾次敦促他們快走,已經受不了,小羅死活不上岸,許是有美女相伴想充分表現一下吧!只是看他得瑟樣,見到美女,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,小女孩幾次上岸休息,小羅也想跟上岸,但沒敢。因為他是純浪里白條,哈哈哈,有羞恥感了! 后來我急忙給他弄了遮羞褲套上,才上得岸。他們仨在海里盡情享受海水的溫柔,我和女孩的媽媽在岸邊攀談起來,得知母女是重慶人,兩小孩相差兩個月,他鄉遇老鄉,親哪! 遂侃侃而談起來,她們第三次來三亞了,是走親戚,女孩名叫李谷雨,很詩情畫意的名字,女孩媽媽跟我講三亞要住哪、住哪,吃哪、吃哪,購物在哪等等之類,我不住地點頭稱是,卻沒記住什么,有點對不住這媽媽!聊了一會,女孩的媽媽也耐不住,躲到岸上房間里去了,海里那仨,玩會上岸一會,時間長了也受不了。一會功夫已過午時,大羅許是憐香惜玉,愛心大發,決決地決定上岸休息,女孩再曬不行了,皮膚已經紅了。在海邊還碰到一對“神仙”伴侶,女的身材可以說姣好,形象還中。那男的咋形容呢?如果加兩豬耳朵,他應是豬九戒!真對不住那斯!我始終沒弄明白這樣的搭配?真的,真的,對天發誓!

準備收工時,為答謝二羅,女孩的媽媽特地買了一個椰子給他倆,我得以沾光。老實說,我們仨都不太喜歡這玩意,雖然滿街滿巷都是那破東西,味道卻不太爽口,據說還有什么黃椰、金椰、紅椰!我看全送給我都未免有福消受,讓我啃大蘿卜都比喝那東西強,我和大羅勉強可以喝喝,小羅扯直是玩玩而已。與重慶母女分手后我們直奔傳說中的第一市場,天哪,那個人肉攢動,只差沒在市場內擺人肉攤了,不知道這個市場的每天資金流動是多少,來的人都只差沒把海鮮搞完才罷休。我們還沒到市場門口就有加工海鮮的“導購”來了,大羅遂率領妻兒跟隨“導購”奔海鮮去,對于一市場的小偷、及海南的宰客行為,早已有所提防,所購海鮮價位在承受范圍內,大羅直呼便宜。第一天吃的海鮮加工費要比材料費稍貴,主要是扇貝,按個數算,一個就三銀子,幾個下來就無法數了,但一頓飯下來與昆明相比在心理價位,至于宰不宰的計較大多反而徒增旅行的煩惱,只要不是大宰就罷了。海鮮上桌,兩大吃貨遂狂吃,小羅不知何故寧餓得前胸貼后背,咱就不吃,你咋的!最后還是弄了點飯泡海膽了事,以至于回到昆明,小羅能和他舅舅很形象說出來的就是那破玩意“就是那個圓圓的東西,身上長滿了刺,還會動。”  。說海膽破玩意,是因為到最后大羅我倆達成一致意見,不知道那海膽中間到底蒸的是海膽汁? 還是海膽汁加雞蛋? 還只是純蒸雞蛋?哎,當它海膽汁加雞蛋吧,就沖那熊樣!念念不忘的還是可惜了那海賜良物。孩,為媽替你解決了吧!我是既狂喜又狂悲,喜的是我飽了口福,悲的是可憐我的孩 55555555555

第一天宣告結束,他們既享受了海水的溫柔,也消受了太陽的熱情,受傷了,痛并快樂著!總結一下,還是不錯,喜歡三亞,除了那死熱死熱的天氣。還好,我英明,一個字躲!沒受傷!大羅極力聳勇我下海,雖然我也帶了泳衣,但沒下海,說是和大羅有分工也罷、說我曲線美也罷 、說我想欣賞海景也罷,我覺得到三亞各取所需,沒想過可惜了那片海,虧了那幾千銀子,玩海各有各的玩法!只要自己開心就好!

花了我二十四大洋想咬那主的早餐,想哭-----------



熱鬧的海鮮市場,只恨囊中羞澀



9號從大東海回到住地那晚,臨時領隊跟我商量,說我們告訴房東參團去蜈支洲,好吧!當晚小破孩叫了一晚上,被三亞太陽的熱情傷到了。可第二天還接著曬。經過聯系,第二天我們臨時跟團去蜈支洲,這天的早點還在門口解決,因為附近好像沒第二家,也懶得去找。20大洋,比第一天節約了點,工薪啊,傷不起!導游一路接著客走,到最后居然滿滿一車人,導游和司機都是東北人,估計照此情況下去,原住民都會被東北化!哈!導游是一男導,話賊多,語速快。據他忽悠,蜈支洲如何、如何地好,玩的是個心情之類的亂七八糟的東西,反正把蜈支洲島說得天花亂綴。車上有聽的,有半聽不聽的,有搗亂的。該有的有,不該有的也有。他在強調安全問題時特別點到小羅,一定要看緊,我的那張臉啊----------反正還是挺厚的。否則換人怕是要練練嘴了。

從三亞本島到蜈支洲要坐快艇20分鐘,基本上我們仨都是第一次,既驚喜,又惶惶然。進到艇內,那個空氣之好法,簡直三天都不想吃飯!船員為不想吃飯者配備了塑料袋,以備需要,結果我前面一小女孩,用上了,據她家人講,她坐啥東西都用得上塑料袋,我斜坐正對我的一稍胖男,也用上了,我滴那個心情,全沒了,巴望著快點到岸,不停地看時間。熬到島上,終于豁然開朗,不停的“卡 卡 卡”照,仨按照男導忽悠的,坐了一圈電瓶車,繞島一周,電瓶車所走的地方,為了保護島的環境,個人覺得也是為了創收,行人是不可以去的,所以還是走走吧,至于什么艇,哪里哪里第一家的好玩東東,就任別人燒銀子去吧!哈哈。電瓶車坐下來,我覺得還是應該坐,雖然行不有所值,應該說貴了點。80大洋,基本上是看海,了解一下島上人文環境,還是可以的,在島上看到礁石上趴著兩螃蟹,小羅差點沒蹦下去。島上有住宿,基本上是四位數以上,3開頭往上揚,不缺人住,那銀子燒心的主。在島上我最想說的是那個媽祖廟,宣傳說媽祖廟是免費的參觀的,一聽說免費,加上門口花里胡哨玩意,窮仨立刻往前沖。我對媽祖知之甚少,也懷揣著一顆“膜拜”和畏懼的心,按照工作人員的指引進廟,廟里至少有五、六個工作人員,著便裝,每一步驟都有一個人負責,先是拜,然后功德、求簽,我瞄見箱子50、100的比比皆是,也有5、10和1的。我尋思著50以上是不可能的,10呢也猶豫了一會,找個5啊,居然沒有,全是準備坐公交的1個、1個的大洋,我的心情在那惴惴中,生怕媽祖跳出來對我施于酷刑,撈個1吧,也不是回事,最后再加了1個公交大洋。在我這心態變化過程中,旁邊的二羅已在解簽當中,解簽者最多三十出頭一胖男,看到他我想不知道媽祖允不允許吃肉?哈哈,解簽完,小羅已經被捧上天了,需要點蓮花燈(權且這樣稱)還愿。然后另一個負責點燈的女的過來講解了,而且是宗旨性的講解,點燈要付二百大洋。聽到這,少數民族領隊馬上拎起小羅就出門,丟下一句“再看看”!我還沒回過神來,二羅已經十米開外了,遂撥腿就追,怕被留下當人質。事后“領隊”問我給了多少功德,我膽怯地說2銀子,領隊:“給那么多,1個都多?”哎!我的媽----祖啊!你咋這樣呢!

在島上還有一個有意思的是,小羅在海邊玩得濕濕,累累的,仨到旁邊椰樹林草坪地上的秋千上休息,順便吃點東西,補充能量,不知何故,看到我們的到來,從哪沖出一群雞來,全是母雞,圍著小羅就要進攻,因為他在吃,哈哈合!嚇得小羅站到秋千上,誓與母雞決斗,小羅不住地“打打、打死你”!雞才不管呢,只是看撈不到吃的,僵持了一會就散了。休息完,我們就到規定的游泳區域去玩了,那里已經布滿一群人肉,雖然頭天有點受傷,但二羅照樣不加思索地下海去了,小羅個泡皮澇,走到哪都可以和別人玩,在海里又和別人玩起來了,看著他真開心,而我躲在瞭望架子下面去了,不敢抖草。在海邊一直玩了將近三、四個小時,到上岸時,小羅嘴已是烏的,趕緊閃人吧,這天晚上,也到離島的時間了。小羅接著嚎!

總的來說,蜈支洲我還是比較喜歡的,參團也不算貴,能接受,算得上不爽心的也只是媽祖吧?但看看蜈支洲的清水,據男導說能見度28米,我無法考證,但光看看蜈支洲近處的海水白得見底,稍遠的是淡藍色的,再遠的是深藍的,再加上二羅也玩得開心,我想還是值的,媽祖就不跟她計較了。坐上返程的艇,小羅已經夢里他鄉,許是做夢也還在海里玩吧!上導游的車回三亞市里,我們毫不猶豫地奔第一市場而去,下車去市場有一段路,這段路上看到了三亞河、及久違的碼頭風景,覺得很親切。

這天吃得稍微有點貴,沒想好,主要是那個“死螃蟹”不值得吃,拉動總體價格上揚。小羅照例油鹽不進,來三亞除了那個帶刺的破球球能進口,其它的二吃貨消滅了吧!哼!我巴之不得!現在想起來還滿嘴的口水!真的!不過那天買了兩份傳說中的“清涼補”,就各種亂七八糟的清涼的東東加上椰子汁之類的貨,雖然沒有想像中的好,但我還是滿愛吃的,重要是小羅開口吃了好多那東西!

吃完回到住地,已燈火闌珊,房東帶著笑跟我們講,明天竄一房(女的跟我們講的),聽了半天,換房!我們住的那一套總共四戶(連房東),第二天(11號)要走兩戶,剩下的兩戶及房東換另外的房子,據后來得知,來了一大客戶,那一個套間都要租,內蒙的,帶兩小孩,還帶兩保姆,保姆每月的工資是3800個大洋。NND!本來很美好的一天,讓這內蒙大仙給倒了胃口!
 
美麗的蜈支洲海岸 



最讓我喜歡的還是海鮮小餐,看看都是一嘴口水,這一別,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吃到又便宜又好吃的海鮮了



11號說是最后一天,12號下午的飛機,12點以前房東基本上要趕人了,所以11號是最后一游,這一天,基本上二位爺已經被曬趴下,累蔫了。領隊想來想去,說是去有個海洋博物館,在室內轉轉了,這一天,我們終于吃到正宗的海南早點了,個人覺得偶爾一次可以嘗嘗鮮,吃得多了可能也不會覺得怎么樣,最主要的是為了圖方便,攤主基本是用塑料袋套一個碗,裝上燙燙的抱羅粉湯,可想而知吃這個東東其健康會是如何?吃完早點我們遂在小區門口坐公交車,公交相當之方便,可是結果碰到了個很二的司機,熱情那是沒得說,我再三叮囑他到了叫我們,他說好,半路上上了三人,其中一個MM在他旁邊,一路嘰嘰咕咕地耳語,而我坐在駕駛座后面,弄得我很不爽,不爽是擔心因為他顧著和MM嘰咕,誤了我們的事,也只能作罷,隨車吧,一路晃蕩,近一個多小時,已經到了天涯鎮,過了鎮不二司機才喊我們下車,結果下車一看是南天門下什么生態什么園,領隊也不想進去,看看就來氣,我也不想進去了,罷了,罷了,權當逛逛三亞農村好了,半個小時功夫,那個不二司機又出現在我們面前,本想損他兩句,想想出門在外,以和為貴,何況他估計也是油鹽不進的主。原來他是送了那個MM去南山還愿回來的,他在喊我們,說不進去,就去天涯海角,那就上吧,返回到路上有個碼頭下了車,我們沒從天涯海角大門進去,說實話進去也可能是不值,就像那句話說的,不去后悔,去了更后悔。我們就在碼頭小憩一會,打探一下行情,打算去坐快艇,在沙灘邊鋪子里休息的功夫,馬上就有人上來搭訕了,要我們坐快艇,好像是120一個人,說是什么公司的之類,安全。我們推托再休息一會,一會時間又有大娘上來推銷特產,大羅較喜歡,她喊價35一只,我還給她一口價5塊,后來一直殺價殺到十來塊錢一只,大羅有點動心了,我堅決不干,就是5塊,大娘很吃虧狀的賣了,事后問大羅,他十塊錢真想要了,我心里倒騰5塊我都嫌給多了,MMD。

玩了近個把小時,決定去坐艇去了,推銷特產的大娘拉我們去坐她的艇60塊錢,眼看馬上就要下海了,大娘卻告知我們不能去了,要去我們剛下車那家,在我們穿救生衣的空,兩家人在嚷嚷,原來就是這樣,拉客。去另外一家,80,死活不少,上吧上吧,來一趟玩玩。開艇的漁夫三十出頭,挺健談,可能是長年磨練出來的結果,而且到了景點,還會幫我們照相。在海上看到天涯海角里面景點人不是太多,不知是沒到時間,還是大家有所忌諱,天涯海角有到了盡頭的意思。轉了一圈都是石頭,每塊石頭漁夫都說得出名字,講得出來歷,描繪得也很形象,我不禁佩服起中國人的天馬行空來。一會時間,漁夫的快艇不走了,他跟我們說,想不想去看什么,什么,什么,沒等他說完,那分鐘我的頭“嗡”的一下大了, "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" ,一個字“宰”!最主要的是我是旱鴨子,他MD的頭直接把快艇擺在南海,茫茫大海,縱然是會水的老公游到岸也怕是要虛脫掉,我的那個心呀,不冬,不冬地跳,我的那個牙呀,恨恨地咬!一世英明,栽著名不虛傳的三亞人手里!大羅投降了,去吧!不敢去想說不去的后果!快艇在大海不住地顛簸,死咸死咸的海水直往嘴里灌,全然沒有了興致,倒是小羅開心的要死。那一刻我有點埋怨老娘為什么沒讓我去學點功夫什么的,也不至于現在任人宰割!一圈下來我對漁夫唯一的好印象是他說那個天涯海角石,把郭沫若搬出來,說是郭老先生的名句,“愛你愛到海枯石爛,追你追到天涯海角。”指的就是那片石頭,那片海!純粹就是一奸漁夫外加儒漁夫!為什么說他唯一的好印象和奸,到最后上岸他推薦我們去吃的海鮮,大羅去看了都直咋舌。

除了談錢讓人很傷感情,其實在海上挺好玩的,小羅還有機會一睹小鯊魚和海龜的風采,我還是喜歡海,此次三亞之行,本想近距離和南海觀音接觸的,因為從古至今她老人家的名氣太大了。可總有些遺憾,但在海上遠眺南海觀音,也讓我小了心愿了。在海中還覺得人顯得何其渺小,所有人世間的喜怒哀樂,榮華富貴,大海瞬間可以讓你化為烏有!置身海中人心是純的,至少我是,兒子也是。大羅嘛,也應該是吧。

海上的日月石,漁夫說也叫愛情石,很美,我怎么看也看不出來。



說起那海鮮,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,還是一句話:現在看了照片都是滿嘴口水,美啊!



我說在三亞沒吃到水果,大羅遂在一市場買的為數不多的水果之一共五個,我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會買這玩意。名字很好聽,樣子很好看,身價倍高,主要是味道對于我來說很難吃。昆明也有:蓮霧



接著寫,不寫完,終不心甘。小驢子的游記。我挺喜歡三亞的,主要是因為那片大海,海有海的玩,山有山的玩,海比山有靈性。喜歡三亞主要是因為三亞不像昆明這樣每天從頭堵到腳,在昆明一覺醒來,就開始頭皮發麻,交通如何解決?三亞就不存在這個問題,旅游城市公共交通相當普及,當地原住民買車的也很少,大街上看到的車牌三分之一是東北的,其他城市的車也有,較少。我們落腳的小區旁邊,看到一條從頭到尾沒有一輛車的街道,這在昆明扯直是浪費。看到那條街,真叫驚訝!在理解了為什么之后,倒不由得羨慕起來了。難怪東北人說三亞多好啊,氧離子好多好多,空氣多好!主要車少海闊,那是必然。

三亞一大特色,女人很喜歡吃鮮檳榔,雖然全國各地都有賣成品的,但我至今沒吃過,不喜歡那玩意。六年前和大羅到海南一景點看見景點里的婦女嚼檳榔,然后一張嘴那牙像抽過煙一樣,從那以后陰影不散。在三亞街頭我真沒見過男人嚼鮮檳榔的,不知道為什么,只是去蜈支州的路上男導在車上一人發了一個我都送人了。但凡那個三亞的女人主要是四十以上的,在街頭隨時在嚼鮮檳榔,嚼一會兒,“叭”的一口如散花般旁若無人的吐出來,一片死紅死紅的,然后那嘴唇和牙,紅的紅,黑的黑,也有白的。哎!那個心情真心的不爽!在天涯海角沙灘上我問過那個嚼鮮檳榔的阿婆(她自稱的),為什么要嚼檳榔?她說喜歡啊?我說牙齒難看啊?然后她們齊刷刷地把牙齜出來給我看,五顏六色,花了去了!剎時就想逃!至今沒搞明白三亞的女人為什么要嚼鮮檳榔(而且據說鮮檳榔含不好的東東)?也沒搞明白為什么只是女人嚼?三亞男人為什么不嚼?

三亞一吃,氣候導致水果比較豐富,但是在問過一圈市場后,其實昆明比三亞的要便宜,所以還不如回昆明吃,看著機場里大箱小箱拎水果的旅客,我有種想替昆明作宣傳的沖動,只是沖動而已,最現實的做法就是在三亞吃飽海鮮,回昆明吃水果。哎,人生,開心啊!臨走那天,東北男房東算是來送我們吧,他說了一句話“這旅游啊!就是花錢遭罪受!”我滿同意的,旅游就是在一個地方呆煩了去另一個地方轉轉。但我想說的是,在遭罪受的同時也增長了見識,否則,我一輩子沒吃過便宜的海鮮,沒在大海里徜徉過,沒享受過接近赤道30幾度的陽光!那豈不白來世上晃蕩?更主要是的小羅漸漸長大,我一直篤信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識萬種人”!一顆不安分的心隨著小羅的成長而肆意膨脹,必將成為現實,而始于足下!

早上九點過,悠然自得喝早茶的三亞人



我沒問過為什么在葉子上涂什么東東,然后把檳榔包起來賣,油綠油綠的,我是沒法愛上它



如果不是這次遠行,我永遠不知道這掛著墻上的是紙杯,結果我把它當紙巾了。還好,沒人讓我丟臉



完了,期待下一次的遠行 


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